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三十一章 两个宗师鸣翠柳

发布时间: 2019-05-26 21:02:06 作者: 小刀锋利

    当时间过去三十秒的时候,孙恒的感觉,就已经是前所未有的好!

    无论身体还是精神,都极度舒适。

    他甚至几乎快要忘记身体舒适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体内那磅礴无匹的能量似一头沉睡多年的巨龙觉醒,虽然只是轻轻张目,但却睥睨天下!

    在那一刻,孙恒心里就已经清楚,哪怕这一次,他不能干净彻底的清除掉体内的烈火之毒。但白牧野,也绝对是他的救命恩人!

    毫不夸张的、再生父母般的救命恩人!

    哪怕这个恩人,才十七岁。

    一分钟的时候,孙恒觉得自己身体中的负面状态,已经彻底消失了!

    他再无哪怕一丝一毫的痛苦感觉。

    他甚至觉得,可以停下来了。

    但他没有开口。

    这位在战场上面对生死从不皱眉的铁血战士,真的是有点怕了。

    他不怕敌人强大,不怕战斗也不怕流血牺牲,但却真的怕了这种无休无止的折磨!

    他不是神,也不是机器。

    纵然叱咤风云,也终究是一个血肉之躯的人类。

    如果不是对一双儿女的爱,如果不是对这世间尚有眷恋,如果不是内心深处对神族的刻骨仇恨——

    他挺不到今天。

    所以,尽管感觉已经特别好,但他依然安静的坐在那里。

    谨遵医嘱!

    这四个字,在他生命中,从未如此清晰和深刻过。

    一分半过去。

    白牧野毫不犹豫的砸光了手头所有的净化符篆!

    一张都没留。

    用别人的钱制作出来的符篆,喝别人买的精神药剂,就是这般豪爽。

    一点都不带心疼的!

    呼!

    白牧野长出一口气。

    看了在场脸色明显充满紧张的其他三人一眼:“大功告成!”

    静!

    房间里,没人说话。

    气氛似乎有点尴尬。

    但那三个人丝毫没有察觉到。

    他们的眼睛,全都盯在孙恒身上。

    孙恒做了一个扭动脖子的动作。

    接着,他缓缓站起身,双拳相对,平举胳膊,左右抻了两下。

    一阵阵仿佛骨骼移位的声音,在他身上响起。

    咔!

    咔!

    咔!

    “这么多年不用,几乎……快要生锈了啊!”

    孙恒喃喃自语,微微扬起头,深吸一口气,眼圈微红。

    下一刻,他的目光,落到白牧野身上:“小白,谢谢你。”

    五个字,却重于万钧!

    噗通!

    噗通!

    噗通!

    孙瑞、孙岳峰、孙岳琳三人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跪倒在地,对着白牧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磕了三个头。

    没等白牧野回过神,这三人已经站起来了。

    “你们不怕我折寿啊!”

    太过分了,欺负小孩儿是吧?

    白牧野欲哭无泪的看着他们几个:“我是不会给你们打折的!”

    几人原本情绪激动,几乎忍不住落泪,却被白牧野一句话弄得哭笑不得。

    孙岳琳红着眼圈白了白牧野一眼,站起身啐了他一口:“谁要你打折?”

    孙瑞和孙岳峰也都苦笑着站起身。

    “你受得起!”孙恒沉声道。

    接着,他眼中骤然涌起一抹强烈战意:“孙瑞,老骨头还能不能动?”

    管事孙瑞的身姿无比挺拔!

    在这一刻,他一点都不像个优雅从容的贵族管家,倒是像一个刚从战场归来的钢铁战士!

    那一身铁血气息,扑面而来!

    “嘿,头儿,我可是天天都有修炼,倒是您,还成吗?”满头花白的孙瑞突然间变得无比狂放。

    这风格骤变,让白牧野一脸茫然。

    这是那个有些刻板,但也挺会来事儿的管事孙瑞?

    还有啊,孙恒是第七军团少将将军,大宗师境界的大佬,他居然要跟孙瑞切磋?

    孙瑞又是什么境界?

    “臭小子,还敢嘲笑起我了?走,老子马上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姜是老的辣!”孙恒哈哈大笑,向外走去。

    青年模样的孙恒,自称老子,管头发花白的孙瑞叫臭小子,竟让人感觉不到违和。

    真是神了个奇了。

    白牧野瞪大眼睛,看着一脸兴奋的孙岳峰和孙岳琳迫不及待的跟了上去。

    他想了想,也快速跟了上去。

    有热闹不看白不看!

    毕竟这可是大宗师的战斗,网上的视频都不多见。

    孙家从不对外开放的后院演武场,在一片湖泊中间的小岛上,面积足有一万多平方米!

    小岛四周种着一圈垂柳,嫩绿的枝条随风轻摆,甚是妖娆。

    当白牧野赶到的时候,发现演武场四周已经升起防御光幕,将那些摇曳生姿的垂柳隔绝在外。

    这是实战切磋?

    大佬就是大佬,霸气!

    这时候,就见赤手空拳的孙瑞突然一声暴喝,化作一道残影,冲向对面同样空着两手的孙恒。

    轰隆!

    两人之间,产生了一股强烈的音爆。

    哪怕隔着防御层,依然清晰的传递出来。

    大地都在震动!

    白牧野却啥也没看着。

    呸!

    欺负小孩儿是吧?

    本来还想开开眼,看看大宗师是怎么战斗的。

    结果,除了两道影子和大地的震颤,以及不断传出的音爆声之外,什么都看不见。

    就在这时,孙岳琳充满喜悦的声音,在白牧野耳畔响起。

    “老爸已经压抑十三年了!”

    白牧野心说我现在也有点压抑。

    孙岳琳没看他,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烈火之毒,不仅仅对人有着肉体和精神双重折磨的作用,更会不断燃烧人体内的灵力!”

    “爸爸受伤之前,体内的灵力值已经有三千多,接近中级大宗师了!”

    “正常情况下,受了这种伤,他是绝对不能修炼的,因为修炼时的痛苦程度,要远胜过平时。”

    “但他为了不让烈火之毒吞掉体内的灵力,硬是撑着几天修炼一次,每一次,他都会把我跟弟弟撵走,不让我们看。”

    孙岳琳说着说着,眼圈红了,声音也有点哽咽。

    旁边看似无比专注看着父亲和孙瑞切磋的孙岳峰,听见这话,脸颊肌肉轻轻抽搐,眼眶也有点红。

    “没人知道他究竟承受了多少痛苦,也没人知道他为了等到今天付出多少代价。”

    “所以小白,别说那一拜,若非怕你不自在,给你磕多少个头,我们都心甘情愿!”

    这时候,孙岳峰终于开口了,他没有看白牧野,一双眼依然盯着演武场,沉声说道:“瑞叔本来就是我爸麾下的头号战将!你看他好像是个称职的管家,可实际上,这么多年来,他从未真正把这管家职位当回事。他的心,一直都在军中。”

    “是啊,瑞叔当年的样子好凶的,我都有点怕他。”孙岳琳道。

    “我更怕,你好歹是女孩子,他不打你,但他真打我啊!找爸爸告状完全没用。下次会被他修理的更惨。”

    孙岳峰说着,忍不住笑起来。

    孙岳琳也笑着道:“一转眼,我们也都从少年变成了成年人,瑞叔也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白牧野多少有些明白了孙瑞跟这一家人的关系,地位比他之前想的要高得多。

    “孙管事当年没有受伤?”白牧野心忍不住问道。

    “当年那一战,瑞叔没有参加,他当时正在休假,准备跟青梅竹马的恋爱对象结婚。结果,听说我爸爸出事,当场就跟疯了一样的赶回部队。”

    孙岳琳说着,眼里晶莹闪烁,喃喃道:“可他前脚刚走,身后的家……便被突如其来的次元生物入侵了。”

    “瑞叔家不是百花城的,他老家那座城,在那次次元生物入侵中,损失惨重,死了接近一半人口。瑞叔的家人,和他未婚妻全家,都在那次……没了。”

    白牧野愣了一下,沉默起来。

    心底一声叹,又是次元生物。

    该死的次元生物!

    该死的神族!

    孙岳峰叹了口气:“如果瑞叔当时在的话,情况会不一样!至少能保护他的家人。”

    “他……什么境界啊?”白牧野看着依旧不断传来轰然巨响的演武场方向。

    那两道身影,还在打!

    而时间,早已悄然过去了三四分钟!

    是孙恒故意压制了自己的境界?

    不然孙瑞怎么可能坚持那么久?

    “你说瑞叔?”孙岳琳看了一眼白牧野,笑道:“当年的瑞叔,就已经是巅峰宗师!听说我爸出事,一群战友牺牲,加上紧接着他家里也跟着出事……强烈的刺激让他整个人彻底狂暴,但却没有崩溃。激愤之下,在部队当场突破桎梏,踏入大宗师境界,如今灵力值应该已经跟我爸差不多了吧。”

    孙瑞也是大宗师?

    白牧野被惊呆了。

    牛逼!

    真特么牛逼!

    区区百花城,竟然隐藏着两个大宗师境界的灵战士?

    这种境界别说在百花城,就算是整个飞仙星,也绝对是不容忽视的大人物。

    白牧野心中震撼无比,说个不太恰当的比喻,这种感觉,真的跟山窝里飞出金凤凰差不多。

    还是一下子飞出两个那种!

    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孙家在百花城的地位如此超然。

    感情自己这个大客户来头这么大?

    竟然是一条超级大粗腿!

    对别人来说,可能是拼了命都想抱到孙家这条大腿。

    比如姚谦。

    他想相对有尊严的活着,身后就必须有靠山才行。

    可对白牧野来说,他根本无需主动去抱!

    这条大腿,就是他的。

    白牧野也并未意识到一件事情——在他治好孙恒的那一刻,他本身就已经成了一条大腿!

    毕竟再厉害的大宗师,也解不了烈火之毒啊。

    觉得自己一下子认识两个大宗师的白牧野又有点儿膨胀。

    再度望向演武场,虽然依旧什么都看不清,但心情却美美哒——

    两个宗师鸣翠柳,一只小白上青天?

    看着白牧野发呆的样子,孙岳琳和孙岳峰姐弟两人相互对视一眼,轻笑起来。

    他们当时克制不住心中激动和感激,下跪叩首拜谢。

    那是恩!

    但随后就都变得自然起来,依旧像之前一样,用一种类似哥哥姐姐的亲切,去对待白牧野。

    这是情。

    整整半个小时,演武场里面到最后愈发激烈,就连防御层都开始隐隐颤动起来。

    防护罩外面,那一圈儿垂柳跟蹦迪似的,都在疯狂甩头。

    摇摆!一起摇摆!

    大量柳叶像是被甩下来的头皮屑,四处纷飞……

    啧!

    余波都这么恐怖,不愧是大宗师!

    这里的防御,已经可以媲美城防级的防御,但在两大宗师的战斗波动之下,依然摇摇欲坠。

    孙岳琳不得不大声提醒道:“喂,两个臭老头,你们注意点,再收敛点,使五成力就差不多了,别真把这儿给拆了!回头你们拍拍屁股走了,我们俩上哪住去?哦,不对,孙岳峰这人渣有地方住,我呢?我怎么办?”

    白牧野有点被吓到了。

    打成这样,连城防级别的防御都快给打烂了,才用了五成力?

    大宗师级的灵战士,太恐怖了!

    孙岳峰也在那大声喊道:“爸你才刚好,你注意点,咱们是不是先去做个检查……”

    话说到一半,就听孙岳琳说他是人渣。

    孙岳峰顿时怒目而视:“孙岳琳你过分了奥……”

    “哎呦,孙岳峰,你长本事了?”孙岳琳斜眼冷笑。

    孙岳峰顿时怂怂的道:“当着小白呢……”

    “哼,就因为当着小白!”

    孙岳琳和颜悦色看着白牧野:“小白,以后可不要学你峰哥。这有些人啊,表面是学校的校董,衣冠楚楚,像个人儿似的,可背地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