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二十七章 夜谈

发布时间: 2019-05-26 21:00:59 作者: 小刀锋利

    白牧野:“我不是很想知道。”

    孙恒:“……”

    “知道太多别人的秘密不是什么好事儿。”

    孙恒没理这个谨慎的小屁孩,自顾说道:“我叫孙恒,曾任帝国第七军团特战部队少将,大宗师级灵战士,灵力值两千六百四十五。”

    “十三年前,我的团队在一个远古遗迹里面,遭遇一名神族人,一场大战之后,我带领的一百三十六名精英牺牲八十三人,重伤残废二十五人,剩下二十八人也全部留下暗伤。”

    “包括我的烈火之毒,也是那一战留下的。”

    看着眼前这个貌似青年但实际上不再年轻的男人,白牧野顿时有种肃然起敬的感觉。

    这位孙先生之前竟是一名将军?

    大宗师?

    卧槽看见活的了!

    可以纵横天地间的大宗师就长这样吗?

    等等……

    白牧野一脸震撼,因为他突然想起一件事。

    第七军团,那不是传说中,帝国最神秘的一支军团吗?

    据说里面的军人无一不是帝国精英。

    他的伤,竟是跟神族人的战斗留下的?

    虽然这是孙恒的痛苦,但在白牧野看来,这同样是他的无上荣耀!

    “那个神族人死了吗?”白牧野忍不住问道。

    “我牺牲了那么多兄弟,你猜?”孙恒看着白牧野微笑,笑容里却带着一股金戈铁马的淡淡杀气。

    “不是说遗留在我们这边的神族,都躲在次元空间中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远古遗迹里面?”白牧野又问道。

    “远古遗迹,那是人类文明出现在这个世界之前的另一个文明遗迹,古老的符篆术,灵战士的各种功法技能都源自那种地方。所以,对它感兴趣的,绝不仅仅是我们人类。”

    孙恒看着白牧野:“我之所以跟你一个孩子坦诚身份,只是想让你明白,就算我没有调查你,也会有别人调查你。”

    白牧野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其实并不是很明白。

    老头子就算给他讲过再多的事情,他终究都还只是一个十七岁的、没什么阅历的少年。

    但这件事他觉得没必要纠缠下去。

    毕竟他来这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赚钱呀!

    晚餐只有孙恒、孙岳琳、白牧野和姚谦四人。

    管事孙瑞在安排好了一切之后就离开了。

    “小白,要不要喝一杯?”孙恒有点不满的看着女儿只给自己倒了半杯酒,无奈的摇摇头,然后邀请白牧野一起喝。

    “我不会喝酒,给我点水就行。”白牧野微笑着拒绝。

    “男人不喝酒怎么行?”孙恒心情似乎很好,笑着说道。

    “爸,他还是个孩子呢!您别给教坏了。”孙岳琳瞪了一眼自己的父亲,然后从冰箱里给白牧野拿出一瓶水。

    白牧野笑着道谢。

    一旁的姚谦瞥了一眼白牧野手里那瓶水,忍不住暗自咋舌。

    那是市面上一种很昂贵的水,一瓶至少几百块!

    快跟孙先生喝的酒差不多价钱了!

    以前他也曾说过“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又不能当饭吃”之类的话,现在想想,真是幼稚。

    长得好看,的确可以当饭吃呀。

    孙恒笑眯眯看着,也没坚持要给白牧野喝酒,他挺喜欢这孩子。

    能给他治病是一回事,关键是这孩子看着顺眼啊!

    又乖又好看,谨慎还充满正义感,比自己那不成器的儿子强多了!

    这下了班又不回家,不知道跑到哪浪去了。

    关键浪来浪去也浪不出一个孙子孙女,叫人失望。

    还是女儿好,知道心疼老爹!

    可惜这孩子年龄稍微小了一点,哪怕再大个七八岁呢……

    虽然这孩子的身份有点神秘,但这并不妨碍他相信白牧野和神族以及敌对势力是没关系的。

    关于调查白牧野身份这件事,白牧野似懂非懂,他也没深说,没那个必要。

    他的身份以及安全级别,在整个帝国都算是极高那种。

    任何出现在他身边的人,都必须要经过严格排查,以防止会对他产生不利。

    所以关于白牧野的信息,就算他不查,别人也会查。

    而一旦查出来他目前所知这些,很可能会给白牧野带来很大的麻烦和困扰!

    一个在百花城被收养的孤儿,怎么可能跟两个安全级别极高的人牵扯到一起?

    那两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他们想干什么?

    是不是白牧野这个被收养的孤儿本身,也有问题?

    但在孙恒这里,统统都给压下去了。

    以他多年的阅历来看,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孩子,聪明却单纯。

    次元空间出现,危机降临之际,能主动出手帮助城卫军击杀黑幽灵!

    虽然取了点黑幽灵的血液,但那也只是一个符篆师的本能。

    除此之外,完全没有任何高调的表现。

    是个好孩子!

    这就够了。

    神秘不神秘的,就随他去吧。

    一顿饭,宾主尽欢,尤其是孙岳琳,笑得很开心,但眼圈却有些微红。

    有爸爸真好!

    白牧野很羡慕。

    饭后,姚谦被请到客房休息,孙岳琳带着白牧野,来到孙恒的书房。

    这位曾经的将军,书房也简单的很,一排书架里面摆放着大量有些旧的书籍,一看就是被翻看过很多遍那种。

    木质的书桌也稍显老旧,显然有些年头了。

    白牧野坐在木质沙发上,看着孙岳琳忙前忙后的在那泡茶,手法……稍显生涩。

    老头子是个茶道高手,白牧野也跟着学了个半吊子,手法一般,但眼界还是有的。看得出这位大小姐平日里绝对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那种。

    “我这病,能治是吧?”孙恒盯着女儿不太高兴的大眼睛,点燃一根雪茄,美美的抽了一口,靠在椅子上问道。

    “能治,但需要大量的材料,那些材料,我手头没有,得您自己去准备。我可以在您家里面制符。”白牧野说道。

    “你把所需的材料交给我,我安排人去弄。另外,在哪制符不重要!”孙恒说道。

    这孩子说话非常真诚,让人很舒服。

    孙岳琳也有这种感觉,也彻底不提让白牧野做明星这件事了。

    能给她爸治病的符篆师,就算这辈子都只有二十点精神力,未来成就也同样不可限量。

    而一旦他精神力成长起来,再凭借这一手医术,怎么想都不会缺钱。

    长的还这么帅,就算不当明星,以后他的名气也绝不会比明星差吧?

    原本想要找机会打击白牧野的心思在这一刻也彻底没了。

    倒是生出了如果有机会,帮他弄点能提升精神力的宝物的心思。

    白牧野随后跟孙岳琳要来纸笔,用最原始的方式,工工整整写下了给孙恒炼制符篆所需的那些材料。

    “好字!”孙恒赞道。

    “嘿,这字……跟人一样帅!”孙岳琳也忍不住赞叹了一句。

    如今这个时代,哪怕是符篆师,大多也只是画功特别好。还能用笔写出这么漂亮字体的人已经很少见了。

    “今晚你就住在这,明天让琳琳送你去上学,放学的时候,她会去接你。”孙恒说道。

    “行。”白牧野也没推辞,他的车已经废掉了,身上又没什么钱,暂时有人管,还挺开心的。

    把白牧野到房间休息后,孙岳琳回到书房,看见父亲正坐在那里发呆,连她进来都没能引起父亲的注意。

    看着父亲头上夹杂着的少量花白头发,孙岳琳突然有点心疼,低声问道:“又想起妈妈了?”

    “哦,呵呵,是啊。”孙恒抬头看了一眼女儿,温和的笑了笑,然后说道:“我在想,如果当年有一个这样的人出现,你妈或许就……”

    “爸,都过去了。”孙岳琳走上前,趴在父亲身后,两只手环住孙恒的脖子,撒娇似的蹭了蹭脸,然后轻声道:“其实,秦姐那人挺不错的……”

    “不行。”孙恒沉声道:“她年龄太小,不适合我。再说,我除了你妈妈……”

    “可是妈妈已经走了那么多年。”孙岳琳眼眶里闪烁着晶莹的光芒:“您总不能一直活在过去啊。”

    说着,孙岳琳松开父亲,坐到书桌对面的沙发上,抬起头,精致的脸上带着几分倔强:“过去您总拿我和弟弟还小来搪塞,可现在我们都长大了啊!秦姐也已经等了您十几年,您还想让她继续等下去吗?”

    “不说这件事,你觉得白牧野这孩子怎么样?”孙恒生硬的岔开话题。

    孙岳琳拿起纸巾轻轻拭了下眼角,不假思索的道:“帅!”

    孙恒瞪了一眼女儿:“我问的不是这个!”

    “怎么说呢?毕竟了解的时间太短,感觉他不太像个精神力只有二十的人。”孙岳琳若有所思的道。

    “为什么?”孙恒看着女儿。

    “他太稳了,也太自信了!”孙岳琳说道:“正常情况下,一个精神力只有二十的小男孩,怎么都不该有这种谜一样的自信吧?他也不是什么世家出身的子弟,更谈不上有什么过人的经历,凭什么这么自信呢?”

    “或许,是因为长的帅?”孙恒调侃了一句。

    “爸你讨厌,不让我说,您自己就能说?双重标准啊您。”孙岳琳瞪大眼睛嗔道。

    孙恒哈哈笑起来,抽了一口雪茄,缭绕的烟雾中,他的双眼闪烁着睿智的光芒,淡淡说道:“这孩子的背景,有点不简单啊。”

    “哦?”孙岳琳还不知道父亲调查过白牧野这件事。

    孙恒说了他对白牧野身份的调查之后,孙岳琳也露出思索之色。

    她当然不会怪罪父亲调查白牧野,她清楚就算父亲不调查,也会有别人调查。

    “收养他的人,前段时间突然消失?以您的权限,居然查不到那人的踪迹?”

    孙岳琳喃喃道:“还能培养出白牧野这样的少年,的确不简单。”

    随即她抬起头,看着父亲说道:“现在还有很多贫民,也有很多贫民窟一样的地方,所以白牧野……说不定就是个被抛弃但却有天分的孩子。但那个白胜,确实挺让人怀疑的。而且他们住的房子不在白胜名下,您却依然查不到房主的信息,这个……就真的有意思了。”

    “我对这些,其实没什么兴趣,有秘密的人多了。不过我对白牧野这孩子,倒是挺有兴趣的。”孙恒说道。

    “您该不会是想……”孙岳琳抬起头,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父亲。

    “第七军团,需要这样的人才!”孙恒抬起头,声音醇厚的道:“如果我的病真的能治好,那么……我终究还是要回去的!当年那个神族……我一定要找到他,亲手杀了他!”

    白牧野没有想到的是,孙恒当时跟他打了个马虎眼!

    那个神族,并没有死!

    孙恒那支团队在付出惨重代价后,那个神族也不过是身受重伤,但却成功跑掉了!

    这件事,只有极少数人知道。

    也是孙恒心中最大的屈辱!

    “我觉得这件事,您最好还是先征求他的意见吧。”孙岳琳想了想,说道:“这小子很倔的!”

    孙恒笑道:“不想当明星,不代表不想当将军!我很看好他,你难道就没注意到,他从始至终,从来没跟我们谈过一句关于报酬的事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