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二十六章 孙恒

发布时间: 2019-05-26 21:00:43 作者: 小刀锋利

    说着看了一眼一旁的姚谦,目光中带着几分冷意:“孙先生也累了,你们请回吧。”

    岁月是块磨刀石,再多的棱角,也会被它磨平。

    换成当年,孙管事怕是已经忍不住动手打人了。

    小孩子就能在老爷面前放肆?

    熊孩子什么的最是可恶!

    长得好看怎么了?

    任何敢在老爷面前放肆的人,都该揍!

    “您试试吧,反正就算治不好,您也没任何损失,不是么?”白牧野一脸认真的坚持着。

    孙恒盯着白牧野,看了几秒钟,然后突然笑了笑。对孙管事摆摆手:“让他试试。”

    孙管事微微一怔,下意识看了一眼一旁的小姐,心里似乎有点明白了什么。

    但却忍不住在心里面腹诽:怎么老爷也很小姐一样?这少年……跟小姐差那么多,虽然长得好看,但能行吗?

    要是孙岳琳知道孙管事的心思,一定会哭笑不得。

    一个单身多年的老光棍儿,装什么懂女人心思啊!

    孙管事眉头紧锁,犹豫一下,转身出去了。

    姚谦忍不住伸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真赤鸡啊!

    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的心就跟坐过山车似的,幸好没有心脏病。

    他真的有点后悔把白牧野带来了。

    眼下明摆着,孙恒先生根本不相信白牧野有能力治他的病,但因为女儿对白牧野的态度,并没有发脾气。

    可这不代表这位从战场上退下来的大佬没脾气,也不代表把白牧野带来的他也没事啊!

    关键是他也不信净化符能治孙先生的病啊!

    要那么简单,不早就治好了吗?

    孙家这种家庭,是能肆意消遣的么?

    如果今天惹怒了孙家,那么他接下来也不用想什么前途未来了。

    还是乖乖的老老实实回家陪老婆造娃去吧。

    过了片刻,孙管事便拿了一个很大的盒子回来。

    白牧野打开看了一眼,眼睛顿时一亮,比老头子留给他的那些好多了!

    “给我两个小时,给我准备一个安静的房间。”

    孙恒点点头,孙管事面无表情的道:“跟我来。”

    两个小时后,白牧野从楼上下来,手里拿着一张净化符,走向孙恒。

    在场几人倒是没有任何紧张的举动。

    别看孙恒深受烈火之毒折磨,但一个只有二十点精神力的少年符篆师,他一根手指就能给镇压了!

    白牧野这会儿倒是很平静,与其说他相信符篆师宝典,还不如说他相信老头子。

    老头子虽然平时不靠谱,但在这种事情上绝不会骗他。

    既然说过符篆师宝典是这世间顶级,既然那上面说过净化符的净化范围,那么就一定可以!

    所以,在孙恒答应下来之后,白牧野没有急着激活手中这张净化符,而是看着孙恒道:“您现在的感觉怎么样?”

    孙恒道:“跟往日一样。”

    “经脉中时刻有烈火灼烧的感觉?”白牧野问道。

    孙恒点点头。

    “您真伟大!”白牧野一脸真诚。

    换做他,恐怕一分钟都忍不了。

    眼前这人却忍了十三年,还能如此平静的坐在他面前说话。

    这份定力,着实令人感到敬佩!

    “开始了!”

    说着,白牧野直接激活了手中这张净化符,拍向孙恒。

    啪!

    净化符打在孙恒身上,瞬间爆开,转眼间消失无踪。

    孙恒坐在那里,一动没动,脸上亦没有任何表情。

    孙岳琳叹了口气,直接走到白牧野面前,柔声道:“知道你是好心,但……”

    她不想等孙管事发火,也不想看到父亲失望眼神。

    决定赶紧把白牧野带走。

    “等一下……”

    孙恒皱着眉头,一脸奇怪的看着白牧野:“就一秒?”

    白牧野有些不好意思,他也不想就一秒啊!

    可是实力不允许,他能有什么办法?

    只能老老实实点点头,有些羞涩的道:“嗯。”

    “你这是净化符?”孙恒再次追问道。

    “是净化符。”白牧野回答。

    “可你这净化符,为何跟别人的不一样?”孙恒又问。

    “可能我画的符,比其他人……更厉害一点?”白牧野犹豫着说道,夸赞自己,终究还是有些难为情的。

    “哈哈哈哈……”孙恒突然间大笑起来。

    孙管事在一旁都看呆了,一脸茫然。

    他在孙恒身边已经超过三十年,对这位昔日长官,如今的家主老爷十分了解。

    自然看得出此刻的孙恒特别高兴,是发自内心那种。

    一张只能持***钟的净化符……就让老爷这么高兴?

    这不对啊!

    他该不会是真的想要这少年做他女婿吧?

    “孙瑞,去准备一间客房,别去主楼了,就住小楼这吧……一会你再让人准备几个菜,晚上我要喝点。”孙恒吩咐道。

    “啊?”管事孙瑞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家老爷。

    就算把他当成准女婿也不用这么看重吧?

    难道他真的能治老爷的病?

    “快去吧。”孙恒摆摆手。

    “好的,我知道了。”管事孙瑞连忙出去安排。

    姚谦此时也是一脸茫然和震惊的状态。

    孙恒这时候看向姚谦,微微点头:“姚先生是吧?”

    “不敢当不敢当,孙先生您这是折煞我了,叫我小姚就行。”姚谦回过神来,连连说道。

    “你不错。”孙恒微笑着道。

    姚谦瞬间有种大热天喝了一瓶冰水,不不不,是彩票中了头奖的感觉!

    但还是小心翼翼的问道:“孙先生,白牧野他……”

    “虽然只有一秒钟,但却是我十三年来,最愉快的一刻。”孙恒淡淡说道。

    “呀!”孙岳琳看着父亲,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白牧野的那张净化符,竟然有效!

    她一下子就明白了,再次看向白牧野的眼神,把白牧野盯得都有些发毛,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并且赶紧转移话题。

    “那个……孙先生,您这病,应该能治。但我手头没有那么好的材料。”

    没等孙恒开口,孙岳琳便道:“需要什么,你跟我说,我这就去准备!”

    孙恒摆摆手:“急什么,让小白先在这里住下,晚上陪我喝点,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白牧野小声道:“那个,我明天……还得去上学呢。”

    “没关系,让岳琳送你去,你不是在一中吗?反正也顺路。不行的话,我让人给那边打个招呼,你不去也行。”孙恒说道。

    “那可不行,我还得学习呢。”白牧野立即一脸认真。

    姚谦在一旁都看傻了。

    这算什么?

    大佬主动放低身段,小朋友并不领情?

    孙恒却并不在意,笑着道:“热爱学习,是个好孩子!”

    姚谦这下终于彻底放心了,白牧野的确可以治孙恒的烈火之毒!

    他不知为何突然有点想哭,仿佛这么多年的委屈其实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刻。

    姚谦随后被孙岳琳礼貌的请去外面“参观”,其实他也不怎么想去的,有点不太放心白牧野。

    但看那意思,孙恒先生明显是跟白牧野有话要说,所以只能对白牧野递了个眼色,希望他别乱说话,这才跟着孙岳琳离开了。

    客厅里就剩下孙恒和白牧野。

    “你的这位经纪人……哦不,是合伙人,你了解他吗?”孙恒并没有主动提及自己的病情,而是引了另一个话题出来。

    “不算很了解,我们一共认识也没两天,但我觉得他还不错。”白牧野回答道。

    孙恒点点头,这跟他刚刚了解到的情况差不多。

    他伸出一只手,在虚空中虚点了一下,一道光幕投影在他和白牧野之间。

    那上面,一张姚谦烫着头,温文尔雅的高清照片,占了六分之一,剩下的六分之五,全都是密密麻麻的文字。

    孙恒说道:“姚谦,三十七岁,百花城生人,喜欢喝酒、烫头。从小能言善辩,学习成绩一般但头脑非常灵活。生长在单亲家庭,父亲是个战士,在姚谦七岁那年牺牲……”

    “才三十七岁……我以为他四十几了。”白牧野小声嘀咕。

    “这个人,倒是没什么问题,除了早些年岁数小的时候,偶尔会因为冲动搞砸自己的生意外,其他大多数时间,都算是一个精明并且小有成功的生意人。”

    白牧野心道这就是富豪家庭的做事风格吗?

    “不过你的来历,倒是让我感到非常疑惑。”孙恒目光平和的看向白牧野。

    “我?我怎么了?”白牧野一脸茫然的看着孙恒。

    孙恒手指虚点,光幕上出现了白牧野的相关信息。

    白牧野心里倒是没什么不满,反倒凑到近前仔细看了起来,他想知道,孙恒这种身份的大人物调查的信息,是不是会比他自己知道的更多些。

    结果,让他很失望,还没有老头子告诉他的多。

    想想也正常,老头子说过,“恶魔岛”那种地方,知道的人不多。

    孙恒饶有兴致的看着白牧野:“你是一个弃婴,被一个叫白胜的人收养,起名白牧野,住在百花城郊三十里……”

    白牧野点点头,信息都没错,老头子的确叫白胜,还经常自吹自擂说自己跟古时候一个好汉同名。

    至于哪个好汉叫白胜,白牧野也不清楚。

    反正他从来没查到过有叫白胜的符篆师或是灵战士。

    “看起来,你的信息一点问题都没有,但在我让人深入一点调查,看看能不能帮你查出生身父母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情。”孙恒笑眯眯的看着白牧野:“想不想听听?”

    “您随意喽。”白牧野无所谓的看了孙恒一眼,他不相信孙恒能查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老头子既然说过他身份无懈可击,那一定是不会有错的。

    “收养你的白胜,信息安全级别非常高,我的安全级别是P7,却查不到关于他的任何信息,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孙恒问道。

    白牧野摇头:“不明白。”

    “P7的安全级别,可以调阅整个飞仙星上所有的机密信息,同时也可以大量调阅整个祖龙帝国的其他机密信息。然而,我依然查不到任何关于白胜的信息,这意味着,他要么和我有着同样的安全级别,要么……比我还高。”

    孙恒笑道:“而他这些年所表现出来的,不过是一个寻常人。”

    “嗯,他不普通,他是个符篆师,挺厉害那种。”白牧野道。

    “另外,是你们居住的房子。”孙恒看着白牧野。

    “房子,房子怎么了?”白牧野微微皱眉,我不是刚刚交完房租吗?难道被骗了?

    至于那栋房子里,除了一个不太正常的人工智能之外,也没什么吧?

    “你们房子的房主信息,我也没查到,这很不正常。”孙恒看着白牧野:“你前几天应该转了一笔钱出去吧?是交房租了么?对方那个身份识别码,不是白胜的,但安全级别同样高得吓人,反正我刚一查阅,立即就收到了上面的警告。所以小朋友,收养你的这一家子,都不怎么简单啊……”

    白牧野抬起头,看着孙恒:“您这调查的够详细啊。”

    孙恒笑起来:“不要生气,这么多年,你是唯一一个,能够缓解我病痛的人,说心里话,如果你不是个孩子,我只会调查你更深!作为补偿,我也会跟你开诚布公,告诉你我的身份。那时你就明白,我的谨慎,是有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