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四十九章 两连胜

发布时间: 2019-05-31 19:11:32 作者: 小刀锋利

    “你们第一场比赛是平局。”姬彩衣提醒道。

    “我们赢了,排名小组第一。”单谷道。

    刘志远表情平淡,保持着沉默。

    司音用眼神凶了一下对方,也不知他们能不能感受得到。

    垃圾话谁不会说?

    几个人说完之后,笑眯眯的朝他们四个人走过去。

    四个壮汉一样的家伙下意识的让了一条道出来,然后看着几个人往比赛室走去。

    还听见那个一七五左右的家伙在那吐槽:“商学院里怎么会有这种高大蠢的学生?”

    “他说我们是高大蠢!”一个相貌有点凶的男生皱眉。

    “我们是高大聪明!”另一个不怎么凶看着挺霸气的男生一脸骄傲。

    “我感觉有点压力,他们没被吓住。”脸上没长痘痘的普丑男生说道。

    “不用怕,只要不浪,咱就能赢。”脸上长痘痘的普丑男生一脸认真。

    直播间里,小鹏和董栗将两支队伍的特点分析了一遍,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姬氏珠宝队,可能真打不过白牧野他们这支队伍。

    毕竟一个控制系符篆师的威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

    哪怕只有一秒钟的时效,也足以令人感到畏惧。

    最重要的,是这些团队,基本上都没有过任何对阵符篆师的经验!

    临阵磨枪去寻找破解之道,究竟能有多大作用,很难说。

    董栗认真说道:“大家都只看到小白精神力低,符篆时效只有一秒,但却忽略了一件事,他的控符技术很高明!”

    小鹏道:“不错,从上一场比赛就能看出,他的符篆打出去,无比灵动,如同活物一般。仅这一手,就绝非一般的普通符篆学徒能比的,甚至很多初级符篆师都未必能做到。”

    董栗点点头:“一个合格的符篆师,不仅仅需要画符、制符能力高。想要成为一个好的辅助,在队伍中体现出自身的实力和价值,控符技术,是不可或缺的。”

    这时候,双方选手都已经进入到虚拟擂台中。

    小鹏有些惊讶的道:“姬氏珠宝这边排出了……一字长蛇阵?还散得那么开?这是为了躲避小白的符吗?不过我怎么感觉这并不是个好主意啊?”

    董栗在一旁说道:“这样看似可以分散被集中打击的危险,但实际上,却陷入了容易被各个击破的陷阱当中。而且他们可能有点小看小白的控符范围了……哎,还是有些草率啊!”

    白牧野这边,跟之前没什么变化,依然是三一阵型,白牧野躲在刘志远身后,手里面捏着几张符。

    随着比赛开始的提示音响起,刘志远做出跟上一场比赛完全不同的选择。

    率先冲了上去!

    接着是姬彩衣,跟在刘志远身边,两个人直奔对面那身材高大壮硕的大壮……不,是小柔。

    小柔一手持着巨盾,一手拎着一把长刀,大喝一声,朝着刘志远就冲了上来。

    单谷一弓四箭,分别射向对方四人!

    嗖嗖嗖嗖!

    箭矢破空,发出凄厉声响。

    白牧野这一次……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出符,而是在单谷射出那四支箭后,才拍出了四张控制符。

    控制符灵动如燕,分别飞向四个不同方位。

    小柔一个人面对姬彩衣和刘志远,那边的淼淼想要过来补位策应,但这时候,单谷的箭到了!

    真正的战斗,瞬息万变,一个电光石火间的念头,都会随时改变战斗的方式和走向。

    境界需要修炼,战斗……却只能磨练!

    对方排出的一字长蛇阵,本想拉开距离,赌白牧野的控符范围,却不想给了对方完美的可乘之机。

    这种时候,再想重新聚合到一起,已经不可能了!

    锵!

    一支射向淼淼的箭,被她一剑斩落,但紧随其后的那张控制符……她却没能躲开。

    控制符在她身上炸开,淼淼顿时动不了了,眼中露出焦急之色。

    嗖!

    第五支箭,却在这时候,毫不留情的穿过她的胸口。

    失去战力,出局!

    白牧野另外那三张符,也不出预料的打在对方三人身上。

    避开了单谷的箭,没办法避开白牧野的符。

    而单谷刚射出那四支箭,本就是用来骚扰的!

    嗖嗖!

    第六、第七两支箭,精准的射在那两个男子的身上。

    失去战力,出局!

    小柔眼中已是充满恐惧。

    她刚一刀劈落单谷那支用来骚扰的箭,便被绕到她身侧的控制符击中。

    如同被点穴一般,不能动了。

    她瞬间眼泪汪汪的看着姬彩衣。

    屁的不怕死,看着特别爷们的小柔其实怂滴很。

    现实中手割破个口都要偷偷哭半天,胆子比司音大点有限。

    也就牛皮吹得响亮罢了。

    不了解她的人很容易被她的外表给唬住,但姬彩衣怎么可能不了解她?

    所以姬彩衣和刘志远冲到她面前之后,谁都没动手。

    静静等了她一秒钟。

    “你们真厉害!”小柔哭丧着脸,然后对姬彩衣弱弱的说道:“谢谢你啊衣衣。”

    姬彩衣微微一笑:“不用客气,希望你们下场比赛能赢。”

    直播间里,小鹏在叹息:“哎,我终于明白了,这届百花杯,最大的黑马,是这支高一队伍啊!”

    董栗笑而不语。

    小鹏瞥了他一眼,忍不住问道:“董哥,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一开始你就知道?”

    “知道什么?”董栗装傻。

    “知道一中这支高一队伍很强啊!”小鹏瞪大眼睛,差点连菊花残都忘记伪装。

    想起来后赶忙露出龇牙咧嘴的痛苦表情。

    光幕上的弹幕如雨,一群人都笑疯了。

    毕竟幸灾乐祸是沙雕网友的基本技能,要连这个都不会,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个沙雕。

    董栗笑呵呵的看着小鹏:“小鸟哥,你还记得,我有个姐姐吧?”

    “你姐?”小鹏微微皱眉,片刻之后,突然间恍然大悟:“我想起来了,我小时候见过她,很凶很吓人……咳咳,内个,咱姐在一中当老师?”

    “是啊,你记不记得当年你还说过,想当我姐夫来着?”董栗笑嘻嘻的调侃道,丝毫不顾小鹏挤眉弄眼的求饶。

    小鹏用手捂脸:“那时候我才八岁,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啊!咱姐肯定不会跟个孩子一般见识。”

    网上无数人这下终于明白为什么逢赌必输董先生从一开始就敢拿那支队伍开赌,感情真特么有内部消息啊!

    “黑幕!”

    “黑幕+1!”

    “黑幕+666!”

    “求认识董哥的姐姐!”

    “董哥今年都三十好几了吧,楼上确定要认识董哥的姐姐?”

    “只要有爱,年龄算个屁!”

    “呸,人家孩子可能都比你大!”

    虽然董栗亲口承认,但小鹏还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他看着董栗:“咱姐教什么的?”

    “符篆啊,她是一中这些年唯一的符篆老师啊。”董栗理所应当的说道。

    “咱姐认为小白同学很有潜力?”小鹏忍不住追问了一句,不过随后,他一拍自己脑门,道了句蠢。

    “我真傻,真的!”

    小鹏委屈巴巴对着镜头:“人家是小白的老师,能不知道小白会画控制符?能不知道小白控符也很优秀?人家能不把这些告诉自己的亲弟弟?你说我怎么就忘了这茬了?”

    董栗一脸认真的面对着镜头:“以后,请叫我,逢赌必赢……赌王董!”

    小鹏忍不住在一旁吐槽:“才赢一次,要不要这么嚣张?前八,前八才是真正的赌局!”

    “哈哈,你不提醒我都差点给忘了。”董栗微笑看着小鹏:“人家小组铁定出线,已经占据十六强的一席位置,到时候千万别忘了女装哦,哎对了,要不要推荐你一家古装网店?那家店的衣服特别唯美,仙气十足,保证你穿了一次还想穿第二次……”

    “不!拒绝广告!这是直播间,不准打广告!”小鹏一脸哀怨,夸张的大喊。

    至于光幕上的网友弹幕,早就成一片欢乐海洋了。

    白牧野这群人也非常欢乐。

    他们回到休息室的时候,商学院和百花师范的比赛还没结束,但已经进入到尾声了。

    百花师范技高一筹,几乎是全面压制着商学院那几个壮汉再打。

    师院这一次总算打出了精彩的团队配合,没给商学院留任何机会,最终成功获胜。

    各自两场比赛之后,积分排名发生了变化。

    一中两战全胜,积六分排名第一;师院两战一胜一负,积三分排名第二;商学院和姬氏珠宝两战各自一平一负,都是积一分,排名垫底。

    如此一来,因为胜负关系,哪怕白牧野他们最后一场对阵商学院的比赛输掉,也同样会以小组第一的身份,晋级十六强。

    师院最后一场对阵姬氏珠宝,只要赢了,也会积六分,铁定出线。

    但如果师院输掉比赛,那么姬氏珠宝,理论上还是存在着晋级可能的!

    而商学院这边,理论上同样存在出线可能。

    最后一场面对一中,他们必须获胜,而师院则必须输掉比赛。这样,他们就跟姬氏珠宝同样积四分。

    但因为双方第一场打平,胜负关系相同。

    届时会有一场加赛,如果加赛还分不出胜负来,那么就需要专业裁判介入,通过双方表现,进行打分。

    只是这种可能性并不大。

    得诸多巧合因素综合到一起,才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C组的大休息室里面,四支队伍的人全部回到这里。

    师院那边的人看见白牧野等人,一脸亲切,似乎忘了第一场比赛输给这群高中生的不爽。

    两个长腿女刺客,还专门过来打了个招呼。

    “小白同学,最后一场比赛加油哦!”

    商学院那边四个高大蠢脸色都不怎么好看,一平一负,形势堪忧。

    按理说他们不该在这种时候挑衅小组赛的最后一个对手。

    但这世上不按理出牌的人也多的是。

    脸上长痘的男生站在那边,盯着白牧野这边,一脸认真:“最后一场,你们会被打爆!”

    单谷看了看对面那四个高大蠢,又看了看刘志远和白牧野等人,嘀咕道:“他们真是商学院的?”